当地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当地新闻 >

至少25国今年有严重饥荒风险,供应链不稳挑战世

时间:2020-09-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666

麦收过后,河北柏乡国家粮食储备库积极腾仓纳粮,做好夏粮收储入库工作,确保农民顺利卖粮。图为夏粮收获后,在河北柏乡国家粮食储备库,工作人员将小麦入库。 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
中国纪检监察报9月6日消息,粮食问题向来不容忽视。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际粮食市场出现较大波动,加之蝗虫灾害、极端天气等因素影响,全球粮食安全形势愈发严峻。
近日,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手编写的最新版《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发布。报告提到,2019年,全球近6.9亿人处于饥饿状态,与2018年相比增加1000万,与5年前相比增加近6000万。2020年,全球预计将至少新增约8300万饥饿人口,甚至可能新增超过1.3亿。
那么,当前全球粮食生产和供应状况如何?粮食安全面临哪些风险挑战?国际社会应如何保障全球粮食供应链稳定,维护粮食安全?
多重因素加剧全球粮食紧缺,至少25个国家今年面临严重饥荒风险
至少25个国家今年将面临严重饥荒风险,全球濒临50年来最严重的粮食危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与粮农组织近期共同发布的《严重粮食不安全热点地区早期预警分析》给出了令人担忧的判断。
分析指出,25个面临风险的国家主要集中在非洲地区,同时包括亚洲的阿富汗和孟加拉国,中东的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以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部分国家。
新冠肺炎疫情在粮食安全方面产生的连锁反应正在显现。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9月5日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日,非洲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128万例。非洲联盟委员会发出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的影响将是长期的,特别将严重冲击非洲的粮食安全。在肯尼亚,受疫情导致的食品价格上涨、收入减少和失业造成的影响,预计有35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在南苏丹,疫情前,世界粮食计划署预计该国今年将有650万人严重粮食不安全,疫情将使这一数字大幅增加。
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洛科克7月发布了最新总额为103亿美元的募捐呼吁,以帮助低收入和脆弱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其中,世界粮食计划署所需款项占到了一半以上,包括49亿援助资金和用于预防饥荒的5亿特别款项。
此外,今年以来,沙漠蝗虫、草地贪夜蛾等粮食宿敌大范围入侵全球多个粮食主产国,加上洪灾、旱灾等气候不利因素,为全球粮食安全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光秃秃的麦秆在烈日下随风摇晃、上面趴满一群金黄色的不速之客,地上也是密密麻麻一片……今年以来,沙漠蝗虫灾害在东非、西非、西亚、南亚等全球多地罕见暴发。
沙漠蝗虫是全球破坏性最大的迁徙害虫之一,飞过之处几乎颗粒无收。1平方公里大小的蝗群中包含大约8000万只成年蝗虫,可以吃掉3.5万人1天的食物消耗量,对粮食和农业生产构成严重威胁。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报告显示,非洲之角是蝗灾重灾区,其中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遭遇25年来最严重蝗灾,而肯尼亚正经历70年来最严重蝗灾。据埃塞俄比亚农业部统计,约有6.5万公顷作物受灾,2200多万人口的粮食短缺问题雪上加霜;吉布提1700个农牧场中,有80%以上被蝗虫侵害,将近30%的人口面临饥荒。
“从6月到12月,仅由于沙漠蝗虫,东非地区就会有更多的人处于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态。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在粮食危机发生前已经存在的粮食不安全人群,这一地区的形势相当严峻。”联合国粮农组织东非抵御力小组组长西里尔·费兰德说,沙漠蝗虫具有较强的迁徙性,且已扩散到广阔的地域,尽管目前取得了较好的防治效果,但要时刻为再次暴发灾情做好准备。
多国限制甚至停止粮食出口,粮食全球供应链受到较大冲击,严重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陷入被动
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有关专家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导致全球经济放缓的同时,深刻影响着粮食安全的四根支柱,即可供应量、获取渠道、利用程度和稳定供应。
目前全球粮食供应情况如何?
据统计,当前世界粮食供给较为充足,2019至2020年度世界粮食(不包含大豆)供给量为34.7亿吨,总需求量为26.7亿吨,期末库存近8亿吨,库存消费比近30%,因此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不存在短缺问题。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粮食展望》报告提到,相比2007至2008年的全球粮食危机,各国在本次疫情中的表现更佳,因为当前全球粮食生产前景良好,库存量高。
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加剧粮食危机主要通过四种途径:第一,在粮食价格上涨的同时就业率下滑、工资下降;第二,疫情大流行应对措施带来冲击;第三,政府收入降低;第四,政治动荡以及疫情大流行引发的冲突。
“许多饥荒背后的原因并非食物供应能力的减少,而是社会和经济因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提出,工资降低、失业、食物价格昂贵、食物分配系统崩溃等因素最终造成了社会中某些群体陷于饥饿。
人为造成的粮食流通和供应受阻让依赖粮食进口的地区面临严峻考验。为确保国内供应,疫情发生以来,俄罗斯、越南、埃及、印度等多个国家限制甚至停止粮食出口,全球粮食供应链受到较大冲击,而那些严重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更是陷入了极大的被动。
刚刚发生特大爆炸事故的黎巴嫩便因此遭受重创。由于黎巴嫩农业投入严重缺乏,高达80%的重要主食小麦依赖进口,进口地主要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作为全球粮食出口大国,俄罗斯今年4月至6月底停止向除欧盟以外的国家出口小麦、大麦、玉米、混合麦等谷物。这是俄罗斯近10年来首次实施谷物禁运。祸不单行的是,黎巴嫩一处主要粮仓在爆炸中被毁,该国目前的小麦粉储备预计仅能维持不到六周。世界粮食计划署正向黎巴嫩运输足够供应三个月的小麦粉和谷物,以应对食品短缺之急。
粮食出口限制和因担忧恐慌而“囤粮”,导致国际粮价上涨。埃及是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埃及政府此前从法国和俄罗斯购入了大量谷物,旨在准备长达八个月的储备粮,此举直接推动了全球小麦价格的上涨。
“在国际粮食贸易中,很多低收入国家反而是粮食净进口国,这些国家的粮食安全依赖于国际粮食供给和价格。”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教授唐丽霞说,根据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以今年5月为例,全球大约有3.8%的粮食出口受到限制,而2007至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时,大约有4.7%的粮食出口受到限制,当时导致国际水稻价格上涨了216%,小麦上涨了136%,玉米上涨了125%。“对于低收入粮食净进口国来说,国内粮价上涨,更多低收入人口难以获得足够粮食。而对于粮食出口国来说,限制出口也会导致粮食市场需求减少,粮食储存成本提高,加上国内整体消费水平下降,有可能出现国内粮食价格下跌,从而影响粮食生产者的收入水平。”
贸易中断和封锁措施也加大了农产品被运至市场、加工厂和港口的难度,以至于在一些城市缺少食物的同时,许多食物在田间地头腐烂。由于农产品被运往加工厂和市场的难度加大,大量农场不得不倾倒或销毁无法送进加工厂的牛奶和生鲜食品。美国行业贸易团体农产品营销协会称,已经有超过50亿美元的新鲜水果和蔬菜被浪费,一些乳制品厂倾倒了数千加仑牛奶。今年5月,为避免成熟的水果和蔬菜烂在地里,英国政府曾发起“为英国采摘”行动,呼吁学生和暂时停职的人士加入收获农作物的行列。
全球粮食供应链面临的复杂局面不止于此。跨境旅行限制也打乱了农民的正常季节性生产周期。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美国和欧洲每年需要超过100万名来自墨西哥、北非和东欧的移民工人来处理收成,但现在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越来越明显。
“我们有诸多方法可以降低粮食短缺风险,越早采取应对措施,越能有效避免全球粮食危机的发生。”联合国粮农组织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西莫·托雷罗·卡伦认为,各国应该制定连贯且强有力的政策保障粮食供应链稳定,合力确保世界粮食流通,避免采取不恰当的举措损害粮食供应链稳定。
全球每年浪费的食物高达16亿吨,解决粮食浪费问题更加紧迫
联合国粮农组织警告称:“除非我们快速采取行动,保护最脆弱环节,保证全球粮食供应链通畅,缓解疫情蔓延对整个粮食体系的影响,否则我们将面临粮食危机迫近的风险。”
2015年,联合国制定了17个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第2个目标就是要实现一个没有饥饿、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的世界。但面对目前严峻的形势,实现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挑战重重。最新版《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坦言,“五年前,全球承诺到2030年要消除饥饿、粮食不安全以及各种形式的营养不良。五年后的今天,我们的进展仍然落后于既定日程”。
今年以来,受极端天气、恶性通胀、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津巴布韦面临严重粮食危机。中国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向津巴布韦近25万民众提供粮食援助,可以满足他们在下一个雨季到来前的日常粮食需求。
事实上,中国长期以来一直积极参与维护世界粮食安全。去年9月,中国与世界粮食计划署签署了为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和纳米比亚3个南部非洲国家提供紧急粮食援助的协议,以帮助这些国家解决粮食不足问题。2019年10月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提到,中国不断与世界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分享粮食安全资源和经验。当前,中国的杂交水稻已走进了马达加斯加、越南等几十个国家,国外杂交水稻年种植面积达700万公顷,联合国粮农组织也将杂交水稻列为发展中国家解决粮食短缺的首选技术。
在还有许多人饿肚子、吃不饱的情况下,解决粮食浪费这一世界性难题的紧迫性尤为凸显。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全球每年浪费的食物高达16亿吨,其中可食用部分达到13亿吨。如果将社会、环境和经济影响全部计算在内,那么食物浪费每年的成本高达2.5万亿美元。
就我国而言,粮食生产和消费长期处于“紧平衡”状态,尽管口粮能确保自给,但粮食生产面临成本攀升、资源约束、刚性需求大等问题。“丰收不是浪费的理由,我们必须时刻绷紧粮食安全这根弦。”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说。
既要节流,也要开源,这样才能让大国粮仓的根基更加牢固。当前,要确保粮食安全,需藏粮于技、藏粮于地,聚焦以科技提升耕地亩产量,以及挖掘耕地“红线”外可能“无中生有”的粮食耕种面积。“我国有15亿亩盐碱地,它们也是我国未来极为重要的后备耕地资源。”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表示,如果抓紧开展耐盐碱水稻品种培育及核心技术研究,并将其中1亿亩改造成水稻田,按每亩300公斤估算,则有望每年增加能养活8000多万人口的粮食产量。
疫情显现了全球粮食体系的脆弱性,维护世界粮食安全,需要各方共同应对,袖手旁观将是危险且短视的行为。
“国际合作势在必行。”马克西莫·托雷罗·卡伦说,当前的重点是不要忽略那些需要粮食救济和人道主义援助的人,并向依赖粮食进口且失去主要收入来源的较贫穷国家提供更多援助。(柴雅欣)

原标题:供应链不稳挑战世界粮食安全


上一篇:法国单日新增8550例新冠确诊病例,累计确诊超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主办:中国建设监理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10层B区
承办:北京华建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100142
京ICP备09084838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