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历史 >

那首《孔雀东南飞》为何婉转凄凉得催人泪下?

时间:2018-12-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666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理想的婚姻是美满和谐、白头偕老,现实却总有太多的无奈。都说美丽聪慧的汉朝女子是幸福的,为何那首《孔雀东南飞》婉转凄凉得催人泪下?

婚事,天地人伦中的大事。婚姻大事,自古以来,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汉代,女性的地位相较于唐宋时期高,然而,从婚姻的各种规章制度中不难看出,在男权社会,女性的地位还是处于弱势的。在汉代,受到人们赞颂的爱情故事还是挺多的。比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汉武帝和卫子夫之间的爱情故事以及孔雀东南飞中的凄凉唯美的爱情故事。

司马相如

卓文君

汉代的婚姻关系,主要这三种状况:一是包办买卖的婚姻关系;二是上层阶级一夫多妻式样的婚姻;三是普通民众一夫一妻式样的婚姻。然而,这三种婚姻状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汉代,儒家关于婚姻家庭的理论是基于法律的。儒家对于婚姻的论述:“婚姻者,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在儒家看来,奉祀祖先、传宗接代则是婚姻的意义所在。在这样的理念下,婚姻并不是男女之间的两情相悦,而是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在汉代,媒妁之言已经非常地盛行,媒妁的意义就在于将包办包买的婚姻套上了“合理”的外衣,并成了历代人们都延续的风俗。

汉代早期,在整个婚姻中,重视男女有别,重视女德,重视女性在整个家庭中所起到的教化作用和稳定作用。男女结婚的年龄很小,因为如果超过了十五岁还不出嫁,那么就要缴纳五算六百钱的税金。而这样小的年龄结婚,对于母亲和幼儿都是极为不利的。

班昭

班昭的《女诫》是汉代婚姻中女性具体操作指南。《女诫》中第一篇是卑弱篇中有这样的论述:“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三者盖女人之常道,礼法之典教矣。”从这部女子修身经典中可以看出,女子一生下来的前三天就要把她放在床下,给她一块纺锥让她玩,同时要斋告祖先。这里主要是让女孩儿从小就要明白男女是有别的,男主外女主内是伦常大道。斋告祖先,表明女子要涵养德行,抚育好下一代,以告慰祖先。“弄之瓦砖”就是让她懂劳作,懂得勤俭持家。“明当主继祭祀也”就是指家里最重要的祭祀活动要由女子来操劳。从这里可以看出,女子的地位并不低,因为她是来帮助这个家族抚养后代的,这个后代并不仅仅指的是生个儿子,而是指为了这个家族培养出能够继承祖先家业、家德、家风的后代。其实,在汉代的婚姻中,女子所承担的责任重大,要谦卑地将自己奉献于相夫教子之中。从长远来看,在一个家庭中,必须有一个人做出牺牲,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孩子的身上。只是在古代的男权社会,这个重担就放在了女子的身上,男的在外面驰骋风云,女的在家里承担起相夫教子的重任。

汉代的婚姻法律对婚姻关系的解除,有着较大的封建色彩。比如,鲍超的妻子在他的母亲面前骂狗,就被休掉了。李充的家境贫寒,兄弟六个人同吃同穿。李充的妻子则私下里跟他说:“现在生活这么困难,太难维持下去了,我存了些私房钱,要不让兄弟们分家吧!”。李充假装答应着说道:“如果要分家的话,我们应该准备些酒菜,请来乡亲父老,大家共同商议一下。”于是,妻子准备好了酒菜来款待客人,李充却在酒桌上说:“这个女人不守妇道,让我和兄弟们分家,按罪要逐出家门。”李充大声斥责妻子,妻子流泪离开。可见,在汉代,家族的地位是比女性的地位高很多的,妻子一定要和叔妹的关系搞好。这在《女诫》中叔妹篇有着极深的表现。

凤凰号


上一篇:在曹大家《女诫》之中,窈窕淑女是怎样的呢?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主办:中国建设监理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10层B区
承办:北京华建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100142
京ICP备09084838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