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当前位置:主页 > 人文历史 >

湘西会战:真是何应钦有意放跑日军?

时间:2018-12-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666

原创文章

作者:璿本号获得作者授权



湘西会战中,日军被中国军队打得落荒而逃,让这次战役成为日军自己不得不承认的大溃败战役。但是战役中,109联队被完全包围,却未能全歼让其突围而出,也是战役中的一个问题。在后来抗战史中有这样的观点:当时负责指挥湘西作战的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为了主动结束该战役,向当时国民党第六届一中全会报告大捷,于是便在“军事配合政治”的借口下,将洞口公路方面的口子放开,让日军出逃,以便尽快结束战争。那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null




首先简单说说这个说法最初的来源。笔者经过查证,最初来源出自于《文史资料选辑》第90辑中的时任第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将军关于《我对湘西雪峰山会战回忆》一文。

20日深夜,我(邱维达)在溆浦指挥所接得王耀武电话说:前方战事仍未结束,何总司令很着急。因为中央已确定日期召开四中全会,委座电催何回重庆,亲自向大会报告湘西大捷经过。何总说,战斗仍在继续,他去报告大捷,前方后方岂不矛盾。何总要我同你研究一下,如何早日结束这场战争,要你考虑一下。我说让我考虑几分钟再回答你吧。我乍听王耀武提到“早日结束这场战争”这句话,心里已经有了底,统而言之,不外乎草草收兵。我想,抗战八年,打的败仗多,胜仗少,这次将士们流血牺牲,眼看只要坚持一周最多也不过十天,就是一次胜利的会战。想到这里,立即挂上电话请王讲话。

我说,“你要我考虑早日结束战争的事,我已经考虑过,为了善始善终结束这场会战,最快也得5天左右。”

王说,“不行!何老总后天清早就要飞回重庆,在他动身以前要设法解决战局。”

我说:“吃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作战也得一仗一仗的打。”

我反问他一句:“你同何商讨过没有?你们的腹案打算如何指导?”

他在电话中露出了底牌。他说:“在胡琏正面包围圈放开一个缺口,这样可以早点结束战局。”

我又反问他一句:“下面部队长是否同意这样干呢?这样干,对整个战局有什么好处?”王又补充一句;“就在洞口公路附近放开个口子就行了。

看来他们的决心早已下定,我再说也无用。我说:“如果你们真要这样干,我作为幕僚长,利害得失我不能隐瞒,我不能执行,请你直接打电话告诉部队行动。”我放下话筒不久,何总又来电话。他说“我后天清早要回重庆,王佐民同你谈的问题,希望你全面考虑。”最重要的一句,我至今仍未忘怀,他说:“军事要配合政治吧”。我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通。将被围的敌军放出去,这是什么政治!

同样时任18军11师师长杨伯涛,副师长王元直在后来的回忆中都提及此事。杨回忆”忽然接到军长胡琏转来上级命令,要求将扼守在石下镇的一个团全部撤离,集中全力向敌侧面攻击。这样一来,包围圈就出了一个大口子。被围日军一见有路可逃,就不顾一切的一拥而出。我军虽督队猛击,但斩获之数不大。”

副师长王元直更是直言,“第18军为何不截断芷江、邵阳间公路,积极配合友军围歼敌人。而要转移地点,改取守势,我至今是不理解的。”


最后笔者查阅了《第十八军湘西会战战斗详报》,17日,就在第18军各部全力收缩包围圈,准备配合友军对第116师团做最后的围歼之时,接到了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亲自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放开公路正面,“着重侧击”。

湘西会战中:何应钦故意放跑日军?


?

综合上述资料,基本可以肯定,确实有将围歼日军机会放弃,改为追击溃败日军。那何应钦是为何要这么做?

笔者通过查阅《何应钦将军九五纪事长编》一书,发现所谓为了去重庆开会报告大捷的原因根本站不住脚。

因为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45年5月5日开始(另注:正式会议开始于5月7日,之前为预备会),何应钦参会并做军事报告,14日又出席军委会会议,报告中国陆军总部成立后部队整编经过。

也就是说,王耀武给第18军下达命令时,何已在重庆开会了。更何况,何在大会上做的军事报告中,有关湘西会战战况的内容仅到5月3日止。(全文收录于何应钦:《何上将抗战期间军事报告》,台北:文星书店有限公司,1962。)因此,这个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何已经在事情发生的半月前就前往了重庆,并且已经做过了军事报告。

那作为前方的临时指挥官,第四方面军司令的王耀武为何会做出这样放弃围歼日军一个联队的大好机会呢?

细究起来,王耀武也不是没有苦衷。自步兵第109联队被接应出包围圈后,第116师团主力猬集于土桥、黄虎砦及白眉山以西地区。第四方面军司令部判断其有固守待援的可能,感到异常紧张:从4月下旬开始,日军由于前方各个攻击部队都遭遇重创,20军就开始向湘西地区增兵,到5月中旬到达战场附近的日军已从最初的约3万人猛增到6万人左右,兵力增加了一倍。

根据《第四方面军湘西会战战斗详报》中描述,17日日军34师团所部万余晨已由全县北窜,先头二千余已窜抵新宁南侧。

此外第四方面军在此前的作战中消耗很大,各部队均已疲惫。一旦不能在短期内解决第116师团,很可能遭到日军后续部队的迂回包抄。方面军已没有预备队应付,有被日军反包围的危险。

根据何应钦4月14日下达的作战命令,新6军应以一个师空运到芷江作为第四方面军的总预备队(《抗日战史·湘西会战》,第10页),此后又多次指示其推进至一线参加战斗,但均未得到执行。因此,第四方面军事实上没有预备队。]而第18军放开口子也符合兵法上讲的“围师必阙”的原则,让日军仓促突围,以便所部在追击和侧击中取得最大战果。果不出他所料,第116师团逃出包围圈后,只顾逃命,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第四方面军乘机尾追和侧击,打得日军溃不成军。

当然,王耀武这个决定也让日军的109联队避免了被全歼的厄运,失去了一次极其难得的,全歼日军一个步兵联队的机会。


凤凰号


上一篇:南昌起义为何以国民党的名义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主办:中国建设监理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158号慧科大厦10层B区
承办:北京华建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邮编:100142
京ICP备09084838号-13